倪湛舸

那啥,这个书名我原本是很无语的,我自己想要的题目是“尸解仙”,多么修真啊!然鹅出版社不喜欢封建迷信,要改成小清新的“雪是谁说的谎”......
这时候鹅厂的圣斗士出来了,冰河卡妙的对话是:
那...我们何时能再相见?
西伯利亚一年一度的暴风雪来临之时吧……
卧槽!卧槽!卧槽槽!
我再也不反对“雪是谁说的谎”了,就连我那帮朋友都很惊讶我怎么能一个人把冷cp撑一辈子......
自割腿肉的典范就是我吧!

评论(8)

热度(7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