倪湛舸

我住在河的这边,我骑脚踏车过桥去那边。我住在很多河的这边,我骑脚踏车过很多桥去那边。有时候我忘了那边是哪边。下雪天我害怕过桥,我扛着脚踏车而不是骑着它过桥,我很害怕狗突然叫或是我突然哭起来。我不害怕河的那边,因为那边和这边好像并无区别,生在这边死了去那边,河总在流淌而桥总是很长。

评论(2)

热度(1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