倪湛舸

Fragments 2

拼图是我沉迷的游戏,但沉迷听起来太过严重,喜欢拼图的我,其实喜欢满地碎片,午后和傍晚的昏昏欲睡,窗外街道上修建树枝的电锯声,还有穿灰色短裤的女邮差怀里,印着陌生姓名的信件和包裹。彼此陌生的人们各有各的轨道,也许,被打乱的画面才是我们赖以生存的烟雾,飞越罂粟花丛的白马,再不能回到腾空的那一刻,我也不该妄想为海盗船搜寻海盗旗,或是往苹果汁里撒上黑砂糖。好在拼图游戏并不以解谜为目的,我需要这些茫然的瞬间,为了逃避冥冥中注定降临的秩序,就像是,为了抗拒命运而刺瞎双眼的国王。

评论(1)

热度(6)